儒家,华夷之辨,人伦之善

荀子说庄子,敝于天而不知人。这句话背后的深意是什么呢,它意味着,华夏文明,从天人相合,走向了天人相离,从天道之治,走向了人道之治。人已经大规模的出离了天道,那么再用天道之理来把他们带回天道秩序中,可能已经不现实了。

怎么办呢,荀子提出,要以人道治人道,需要搁置天之天,而开人之天。这就是化性起伪。给人们再重造一个天,这个天,就是人间的最高统治者,天子。天子以礼仪治天下,礼仪,便是人道秩序,便是人伦纲常,也就是善恶的判准和锚。

在儒家看来,一个人是不是善的,就看他是不是遵守礼仪。准守礼仪的,就是善的,就是君子。不准守礼仪的,就是恶的,就是小人。

儒家礼仪的核心是仁义。为什么儒家要推崇仁呢,这是以人伦效天伦,所推导出来的。宇宙里,有且只有一个天,那么以人伦效天伦,就很容易的可以推理出来,人道之天,也只有一个天,所谓天无二日,国无二主。天地之大德曰生,那么作为人道之天的君主,也应该效法天地,有生生之德。天像母亲那样生育并慈爱的衣养万物,那么天子也应该像母亲那样,像疼爱自己的孩子那样,疼爱百姓,这就是仁。孟子说,仁者爱人,一句话就把仁的精神说透了。

同时,天地相合以降甘露,民莫之命而自均,因为天地从不会偏爱哪一个更多些,也不会偏爱哪一个更少些。儒家以人伦效天伦,也把天道之德体现在了人道之德里,认为大道之行,天下为公,天子应该效法天地那样,让天下为公而不能为偏私,否则就是不道。儒家的天下为公,就是从道家的天道为均推导出来的。

天道下降为人道,天伦下降为人伦,天运下降为礼运。道家天运之玄同,就是天下玄同,万物复归于自然。儒家之礼运大同便是要使中国天子统一天下,让地球人都遵守华夏礼仪,最终实现天下为公。

有了仁,人伦纲常的礼仪就制定出来了。遵循并捍卫这一套人伦秩序,合于人伦者,为义,不合于人伦者,为不义,不义之人,在儒家来看,便是禽兽不如的人。

中国之人,遵守中国之礼仪,为君子,中国之人,不遵守中国之礼仪的,为小人。对于外国之人,孔子认为,他们连天都不尊,连中国天子也不尊,更不懂礼仪,所以孔子认为,这样的人,都是不开化的蛮夷。夷狄之有君,不如华夏之亡也,这句话内涵很丰富的。

孔子认为,天上只有一个太阳,只有一个天伦,世上只有一个道,所以天下也只能有一个天子,只能有一种人伦。如果夷狄也弄出来个天子,天哪,那就等于是天上出了两个太阳。这太荒诞了,如果真出现了这种事,我岂不是要恶心的不想活了。

荀子说,天下无二道,圣人无二心。诗经里说,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。为什么中国文化里会有这样的思想?我们从天无二日就可以把这一切都推导出来。老子说,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,孔子说,夷狄之有君,不如华夏之亡也。万物有不出自于天地的吗,没有,所以没有例外。

天伦下降到人伦,同理,天下有不尊中国天子为天,不守华夏之礼的人吗?有,还真有例外的人,好吧,那么我宣布,他们都是夷狄。夷狄在儒家的思想里,和禽兽是同义词。如果有例外,就把他们开除出人类,这样就不再有例外。

道家重真伪之辨,认为不合于天伦的人,都是不善,都是伪人。儒家重华夷之辨,认为不自觉接受中国天子统治,并自觉准守华夏之礼仪的民族,都是觉悟太低不可救药的夷狄,因为他们不合人伦,都不善。

道家天运的最终结果,是要让万物复归于自然,天地把它们造成什么样,它们就保持自己本来的天性而生活,保持自己本来的样子,这就是自然。儒家礼运的最终结果,就是统一地球,天下为公,以夏变夷,止于至善。儒家的至善是什么,就是人伦之至,人尽尧舜。

天伦之善,通向天运玄同。人伦之善,通向礼运大同。但是实际上,人类被甩出了这两种美好的社会,吧唧掉在地上,天运和礼运,都戛然而止,这时候法家便应运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