殖民地学术的败坏和危害

在中国的学界,存在着这样的现象,不管什么事,什么学问,一定要外国人说好了,才可以,外国人点头了,自己才敢宣扬。外国人称赞了,自己才敢唯唯诺诺的随声附和。外国人,永远是不容置疑的权威和最高标准,谁敢质疑和挑战外国人,那就是学术立场上的政治不正确。

这个奇怪的现象,在中国社会已经存在了几十年,它背后折射出来的本质,是中国文化主权的沦丧。中国的学术界,相当多的一部分学术从业人员,他们做的都是殖民地学术,做的都是殖民地学问。他们自己,也都是殖民地学术的代言人。

器物文明层次的自然科学,技术主义,它只是中立性质的工具理性,并不具备文化属性。技术主义,只能决定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。而有钱了怎么生活,这件事需要在更高的文化层面上,“社会科学”和“精神文明”这个领域,给予解答。而我们的“社会科学”工作者,“精神文明”工程师们,他们很多人,选择了文化买办主义。

本来,他们的工作和职责,是为整个社会提供文化产品,消费和服务的上游生产者,创造者,建设者。然而他们却选择了买办这条路,于是,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,他们不生产任何有意义的文化,他们不创造任何高出世界平均水平的文化,他们也不建设任何有特色的差异性的文化。

他们做了什么呢,他们的一生,就是在做搬运工,外国人说了什么,马上把外国人的想法搬运过来,贩卖个好价钱。外国人不高兴,就替外国人教训下中国人。他们一方面高举着西方中心主义的大旗,用外国人的视角来审视中国的一切,用一种第三人称的笔调,来叙述和解释着自己的祖国和民族。

时间长了,他们也会换一种第二人称的口吻来描绘中国。你们这个国家啊,你们这个民族啊,你们这个文明啊,你们这个社会啊,民智未开啊,看人家外国人怎么怎么做的,好好学着点,你们要学的地方太多了。这里不如外国人,那里不如外国人,所以,看来需要我来启蒙启蒙你们中国人。搬运工们把进口贩卖一种思想给中国人,自己好混个学术饭碗这件事,叫做启蒙。按照这个逻辑,中国人去一趟超市,诳一趟菜市场,都要被无数的拖鞋芹菜西红柿们给启蒙了无数遍。

这些人,在“社会科学”这个领域,他们生产了什么有价值的思想和理论了吗?有享誉世界的学术成就吗?他们创造了可以影响全球,并能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全球性思潮了吗?他们提出过什么解决社会难题的影响深远的理论了吗?都没有。他们除了做学术搬运工,和平时吃饱了撑的,没事恶心侮辱下中国人当消遣,他们一无是处。

在整个“社会科学”学界,我们没有世界性的思想家,没有世界性的理论家,没有世界性的学者,我们有的,就是一群文化山寨学者。而这些学界中人,平时又喜欢指责中国的工商界的山寨现象。殊不知,他们是最没有资格去指责工商界的山寨现象的。他们自己,才是最山寨的,他们只是外国人思想和理论的传声筒。

一个国家,一个民族要创新,首先,思想上,文化上,要走到创新的最前线,它是深层精神驱动力和文化驱动力。这是创新的最上游,智识结构的创新。长期以来,有很多人认为,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这是不对的。智识结构不创新,那么多经济落后国家,凭什么你可以摆脱贫困,其他国家就不能摆脱贫困呢。决定一堆经济落后国家,到底谁可以从贫困中脱颖而出的,是智识结构的创新。

我们国家的智识阶层,在自然科学领域,要为我们杰出的科技工作者们,打一百分,不怕他们骄傲。如果没有他们的默默耕耘和奉献,我们国家现在仍然是一个经济落后的国家。但是在“社会科学”领域中,智识阶层的另一个阵营,则近乎集体沦陷了。他们里的很多人,不是能不能及格的问题,而是要不要给他们打零分的问题。

就他们的所作所为而言,打零分也高了。应该给他们打负分。因为他们连搬运工都做不好,他们搬运过来的东西,我们的文化进口,思想进口,理论进口,很多都是外国人早就唾弃的破旧过时东西。他们存心的,故意的给中国人搬运回来了一堆的思想洋垃圾,文化洋垃圾,精神洋垃圾。他们搬运过来的洋垃圾,污染了整个中国社会。这些洋垃圾把中国人的精神,从摇篮,污染到了坟墓。

这些洋垃圾里面,祸害中国最深的,是福音书政治学和幽灵经济学。现在,福音书政治学,在全世界范围内,都遭到了破产。幽灵经济学,也在全世界范围内,遭到了破产。而这些买办主义者们,他们无视现实,不但不肯直面他们所崇拜的洋垃圾的破产,还要困兽犹斗的维护自身长期以来的文化和学术买办利益。

福音书政治学,搞坏了中国大量年轻人的头脑,让很多青年们认为,只要“信”了这个福音书,所有的贫困,矛盾,都会迎刃而解,所有的美丽新世界,都会到来。把所有的现实问题,都转向到了虚无缥缈“信念”上,让人们脱离现实,丧失解决实际问题的心智,而在“信念”上走向了癫狂和怨怒。

而幽灵经济学,则彻底撕裂了我们的社会。既让人唯利是图不折手段,又让人道德情操高尚,这是很可笑的自相矛盾。我们的社会在道德意识上,是怎么败坏的,幽灵经济学居功至伟。幽灵经济学认为,有一双“看不见的手”,跟幽灵一样,可以让一个国家从经济落后,变成发达国家,走向繁荣昌盛。这明显就是一种反智的神学思想。世界上那么多贯彻幽灵经济学的落后国家,有一个成功的吗?他们几乎都失败了。

光失败还不算完,实际上,结局比失败更惨。因为这种神学,用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幽灵,把经济活动的经世济民天职给瓦解抹消掉了。经世济民,才是经济活动的根本正义所在。而在这种幽灵经济学中,唯利是图,才是最高正义,社会崩溃了,天下亡了,跟我有什么关系?在这种可怕的幽灵经济学中,唯利是图是“经济人”的美德,不择手段是“经济人”的天职,伤天害理,是“经济人”的光荣。

反过来,这些贩运洋垃圾的搬运工们,买办主义者们,祸害了中国的社会,祸害了中国人的精神,还倒打一耙,先辱骂指责我们的社会道德沦丧,再把道德沦丧的黑锅扣到中国人的头上。说中国人民智不开,不是外国人的思想不好,而是中国人配不上这些好东西。他们认为,这些洋垃圾,都是无比伟大的好东西。

这些“社会科学”买办主义者,骂完了中国社会的道德沦丧,又开始骂中国社会的阶层分化和撕裂。这正是幽灵经济学的必然结果,是他们搬运过来的洋垃圾所一手造成的恶果,但是他们依然可以找到背黑锅的,依然可以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。他们认为,中国社会的严重撕裂,在于政治体制,而不在于他们的幽灵经济学。如果百分百按照幽灵经济学那套来,中国的的阶层分化和社会撕裂问题,都能解决。这般用心,不可谓不歹毒,害了人,还能振振有词的说是别人服毒的姿势不对,并认为纠正下服毒的姿势,就可以痊愈。

福音书政治学,幽灵经济学,搬运和贩卖这两大毒垃圾的搬运工,文化买办主义者们,他们虔诚的迷信着他们所崇拜的神学,虔诚的把自己一个好端端的人,变成了神棍。他们自己变成神棍祸害不大,祸害比较大的是,作为最上游“社会科学”生产者的从业人员,他们炮制的神棍鸡汤,毒害了大量的下游的“社会科学”消费者。并从相当程度上,也毒害了中国的政治和经济肌体的健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