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族复兴的根基在文化的复兴

政治的意义,是为了让国家井然有序。经济的意义,是为了让人们富裕。军事的意义,是为了有钱了之后,蛮子们不敢来抢我们。而文化的意义呢,则是让我们时刻不忘自己是谁。不忘自己是谁,不忘自己的过去,才能谈我们能配得上一个什么样的未来。

如果大家都忘记了自己是谁,忘记了自己的过去,那么“我们”就不存在了。没有了“我们”,民族就不存在了,国家就不存在了,那我们再讲民族复兴,就是去复兴一个不存在的事物。从精神层面讲,如果一个人彻底忘记了自己是谁,再有钱,生活过的再富裕,又有什么意义呢。饱食终日的人生,跟一只镶了金的消化道,又有什么区别呢。

我们出发的起点,就在于存在着一个“我们”。这是未来一切事业的根基和出发点,我们从这里出发,从这里汲取力量,最终完成了我们的事业,也还将会在这里再次集结。很多人,在蛮子和文化买办们的催眠蛊惑下,已经彻底忘记了“我们”,这些文化上的流浪儿,我们的很多年轻人,却认为,做一个文化上的流浪儿,是十分时髦的事,是符合外国人政治审美的事。好的文化,可以让流离失所的人重新找到归宿,买办们,则是要让我们的年轻人一个个流离失所,并教育他们以流浪为荣。

一个楼能盖多高,在于它的根基有多牢。一个民族在文明上能走多远,在于她的文化底蕴有多深厚。一个伟大的事业,能有多么伟大,在于这个事业的根基,“我们”,团结的有多么的牢固,多么紧密。

民族复兴,是一项伟大的事业,它的根基就在于文化复兴和文化认同的建设。有了文化上的复兴,我们才能够形成强大的文化认同,民族认同,和国家认同,最终才是在事业上的认同。文化就像阵地,你不去占领,敌人就会占领。你不牢固自己的根基,敌人就会把你的根基全挖断。

文化战,比经济战,金融战,更可怕,破坏力更深远。经济战,只是会让一个国家陷入贫困,金融战,会让一个国家失血。而文化战,则会让一个国家,一个组织,一个人,彻底忘记自己是谁。

当“我们”不复存在,整个社会就失去了统一的认同,人们也会失去精神上的归宿。在这片文化废墟上,各种妖妄邪僻的异端邪说,就会如雨后春笋一样的冒出来。《黄帝内经》说,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。为什么中国社会现状会有那么多人搞装神弄鬼的迷信,为什么邪教屡禁不止,为什么很多达官显贵崇拜神棍,都是因为我们社会的正气不存内,邪气才趁虚而入。文化不立正统,思想不立正统,那么邪僻妖妄的异端邪说,他们就会占据这些阵地,控制人们的大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