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复兴的新征程

民族复兴,是我们的国家和民族,当前最基本的任务。要完成这个目标,既有硬件上的任务,也有软件上的任务。硬件上,比如国防、工业、科技等等领域,完成对发达国家的追赶和超越。软件上,便是文化上的复兴。

为什么在民族复兴的过程中,文化复兴至关重要呢?好比一台电脑,只有硬件它是无法运行的,必须得安装了操作系统,它才能成为一台真正的电脑,才能运行,才能按照程序的指令,去完成特定的任务和目标。对应在民族中,这个软件,便是文化。

没有安装文化的人,不过只是个空壳,赋予一个人自我认同和人格特质的,更多的是由软件来决定的。一个人,一个民族,如果没有文化,不过就是一堆行尸走肉。认同了什么样的文化,一个人才可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。就如同一台电脑,在它安装了什么系统,它才成为一台什么样的电脑。

我们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提文化复兴呢?因为现在的软件,都没法用了。共产主义,作为官方意识形态,在我们的大学课堂中,在党校里,是老师和学生们公开嘲笑的对象,虽然还挂着这个旗帜,但是早就没人信了。民主自由普世价值系统,美国那边的灯塔也眼看着就要熄灭了。

而且,对于中国人来说,持有这种普世观念的人,跟汉奸也没什么两样。因为我们骨子里厌恶这种走狗式的殖民地文化,所以它只有在美国持续不断的强力价值观输出的压力下才能维持。一旦美国无力再维持这种文化压力差,它很快地就会被中国人所抛弃。

未来的世界,即将迎来一片黑暗。接下来怎么办呢?这是一个令全世界人们无所适从的茫然状态。联想下我们生活中的现象,人在脆弱的时候,在茫然无措的时候,在恶梦醒来的时候,第一反应,就是想家,就是想爸爸妈妈。

一个民族,也是如此,当跨国资本主义所维系的普世价值灯塔熄灭后,所有的民族,都会本能地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。特朗普回归基督教,埃苏丹回归伊斯兰教,欧洲回归纳粹,中国回归华夏,等等等。这是天下大势所趋,历史的进程完全无法阻挡。

前面我们讲了,文化是一个操作系统,普世价值系统停止服务之后,很多人就顿时处在了瘫痪和死机状态,他们变成了一群文化上的丧家犬。这群丧家犬因为卸载旧系统不彻底,留下了很多垃圾残余,影响了他们安装新系统,他们会很疯狂地抗拒新系统的安装。

这时候,就需要讲文化自信。就好比一个夜里梦魇的孩子,妈妈把他搂在怀里拍一拍,哄一哄,安抚一会,适应一阵子就好了。这些可怜的孩子,他们昏睡了太久,在恶梦里,在谎言里,迷失了太久,所以一旦唤醒他们,他们就会无比的惊惧和恐慌。以至于会下意识地憎恨唤醒他们的人。

一个民族的苏醒,有三重。第一重,是种族本能的苏醒,第二重,是文化本能的苏醒,第三重,是道德本能的苏醒。文化,是雄性力量的辐射物,是雄性特征的光辉。一个民族中,雄性特征强大的人,他们会先苏醒,雄性特征贫弱的人,他们会后苏醒。对于那些丧失雄性特征的人,他们自己醒不来,看见别人醒过来,反而觉得那是在冒犯和伤害他们。因为丧失雄性特征的人,他们和文化健全者是不共戴天的仇敌。因为他们只能活在黑暗里和垃圾里,而健全者却带来了光明和纯洁,毁灭了他们的黑暗与垃圾。

我们的文化复兴,即是种族本能、文化本能苏醒的结果。也是我们长期以来自强不息,发愤图强,水到渠成的结果。我们强大了,重新回到了我们以前的位置,那么显然,我们不可能未来还安装着别人的文化系统。如果一个民族,连自己的文化系统都没有,它是不足以领导世界的,因为领导世界,首先就得有能力对其他民族进行文化输出和价值观输出。这尤其是中国当前文化复兴大业的内在要求。

有些没文化的人,喜欢把华夏民族当前的文化复兴,和欧洲的文艺复兴相提并论。这种言论和观念,是在亵渎我们这个伟大的民族。所谓的欧洲文艺复兴不过就是一群猥琐的色情美术工作者,画一些伤风败俗的光屁股女人,来取悦一些低级趣味的商人罢了。能把我们的文化复兴,和欧洲人的这种低级趣味风俗联系起来瞎比划,这种人何其粗鄙。

这也反映出,我们对于文化复兴的认识是混乱的,是不清楚的,是有很多分歧和争议的。不同的团体,对于文化复兴,都有不同的认知和理解。这就会给未来的工作,造成困扰。如果没有一个标准,那就会陷入彻底的混乱和无序。

文化复兴,要复兴什么,摒弃什么,它的标准是什么呢?或者换个说法,什么才是正统的传统文化?只有确立了这个基本前提,我们才可以正本清源,弘扬真正的文化,而不是弘扬糟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