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学,披着传统文化外衣的糟粕

儒家的经学,被廖平开了第一枪,接着被康有为开了第二枪。被康有为枪击之后,基本上就奄奄一息了。这时候,陈独秀跳到儒家的尸体上,宣扬要打倒孔家店,迎接德先生和赛先生,也就是民主和科学。胡适在旁边帮衬着,打得好啊,打死了拖一边去埋了,这是国故,也就是中国文化之坟。

康有为要改造儒学,为君主立宪寻找思想依据。所谓的君主立宪,其实是资本家们剥夺君主的王权,把君主变成吉祥物一样的摆设,国家由一群大资本家所瓜分。

我们前面说了,中国天子的合法性,正统性,在于圣王一体。后来盗贼夷狄窃天下,才弄了一堆垃圾文化进来,污染中国,愚弄百姓。民主宪政的合法性在哪里呢?比较流行的宣传词是:民主宪政的合法性,在于统治者是选民选出来的。也就是代议制。

以中国文化看来,这个合法性是根本不成立的,因为选民连自我管理的能力都没有,他们只是被人管理才可以保持良好秩序和教养的人,怎么可以让他们来选国家统治者呢?缺乏自我管理能力的人,凭什么可以选出来可以管理国家的人呢?羊可以为自己选择牧羊犬吗?这真是个讽刺。宪政主义的合法性,实际上根植于基督教文化,因为新教徒两足羊认为,天主教和国王都是牧羊犬,他们不需要牧羊犬这个中介管理者,他们可以直接地把自己献给狗大(God)。

因为缺乏对基督教文化的理解,中国近代以来的文人们,对宪政的各种瞎比划也都是离题万里,从康有为到梁启超,再到后来的宋教仁,都是如此。他们根本不理解,他们想要进口的文化。

在和德先生、赛先生的竞争中,中国文化,全面落败。华夏系统,被卸载,德先生和赛先生的新系统,被安装上。被卸载掉之后,关于怎么处置华夏文化的程序文件,这时候存在两种意见,一方认为,应该把本地文件都删除掉,不仅要删除掉,还要对这些文件进行强力粉碎,持这种意见的人,是鲁迅、钱玄同这些人。

另一种意见认为,系统可以卸载,但是华夏文化的安装程序不可以删,如果你们实在看着碍眼,就把它先放回收站里吧,以后万一用得着的时候,再还原出来。于是,被德先生和赛先生打败的华夏文化,就被移除到了回收站里,并且还给它取了个新的文件名:国学。

从那之后,但凡和德先生、赛先生对不上号的东西,都会被扔到这个回收站里面。这个回收站里面的零零碎碎的东西,越堆越多,并且开始发酵。正统的华夏文化之道,圣王之学,根本不容于这种文化回收站,因为天下无道,大道就会自然而然地隐匿,并不会和一堆鸡零狗碎的垃圾拥挤在一起争风头。

国学这个回收站里面,它的主要内容,全是盗贼夷狄们污染过的华夏文化,以及民间的各种俗学、杂学,以及各种不入流的鸡零狗碎。最后,最丑最脏的糟粕——佛教统一了这堆叫做国学的糟粕。它高举着三教合一的大旗,其实是佛教通吃,贱儒和巫道跟着后面蹭吃蹭喝。